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信息动态>工作动态>详细内容

三枚军功章 有我的一半,也有你的一半——第一书记高国亮“重伤不言悔”系列报道之五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19-08-12 08:10 阅读:494 【字体:

□ 本报记者 李映武 朱新华

高国亮的爱人高军平在说起当年的艰难时禁不住落泪。本报记者 李映武 摄

 “十五的月亮,照在家乡,照在边关……军功章啊!有我的一半,也有你的一半……”

 多么熟悉的旋律,多么优美的歌词。换作常人,那是一种美妙的音乐享受,但对于当时两地分居的高国亮和高军平夫妇来说,无疑是一种煎熬。

 高军平,名字里有一个“军”字,她戏称正是因为有了这个“军”字,自己注定要嫁给军人。她与高国亮同年,经人牵线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军嫂,自此过起了牛郎织女式的生活。

 “90年代,歌曲《十五的月亮》全国流行,年轻人都喜欢唱呀,人家唱,是满满的幸福感,而我一听就心酸,一听就想起在河南老家的她,真想夫妻俩能天天在一起。”高国亮说。

 高国亮,大家公认的硬汉子,在部队服役16年,从来没喊过累,喊过苦,喊过脏。遇到困难,他经常拍着胸脯说:“看我的!”

 就是这么一个汉子,但一说到爱人在家赡养老父、养育女儿时的付出,眼眶很快湿润,时有哽咽:“一个弱女子,家中重活全都是她一人干……为了我安心服役,她艰难地撑起一个家真难,不容易啊!”

 高国亮与高军平1993年结婚,当年其父亲70岁,2003年过世。10年中,高军平忍常人所不能忍,日夜操劳,是一个乡里邻居都打满分的“优秀儿媳”。

 高军平在当时的乡粮所工作,单位分有一间房,她为了更好照顾住在农村的公公,舍弃了舒适的房间,搬到农村,尽心照顾老人的生活。

 每到换季时,她主动去为老人添置新衣;在赶集时,她总是毫不吝啬,拿出零钱,让老人买些自己爱吃的食品,或急需用的一些物品。平时,家有好吃的食物,也总是老人先吃。

 高国亮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,当时都在农村种地,家庭收入微薄。高军平虽然有一份工作,随着粮价的放开,众人羡慕的粮所也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环。名义上在职,但从收入来说,她已经是一名下岗人员了。

 “为了减轻哥哥和姐姐家庭经济负担,养老人的事,我和高国亮全部承担起来。尽管那时高国亮月工资才1000多元,但我们还经常挤出钱来,接济他们。”高军平说。

 防城港市是1993年建市,作为沿海沿边的开放城市,经济比较活跃,已经没有工资收入的高军平,本可以带着小孩来到高国亮所驻城市防城港,找一份工作,一来是可以增加家庭收入,二来是可以夫妻团聚。但是,高军平没有这样做,而是继续一如既往地悉心照顾老人和小孩。“你找了个好老婆,没有她那么用心照顾你父亲,老人在世生活没有过得那么好啊……”高国亮探亲,乡亲们对高军平赞不绝口。

 军嫂,就意味着孤独,意味着艰辛,意味着自己要照顾自己。有一次,高军平高烧7天,为了省钱不住院,她总是自己步行到诊所输液看病。“看到人家生病,丈夫、家人都在身边照顾,而我一个人,独来独往。真想高国亮能飞回来,陪陪自己。”高军平抹着眼泪诉说着当年的艰难。

 自己生病,高军平从来不放在心上,而养育小孩真是让高军平操碎了心。

 他们的小孩高汝佳1994年出生,幼时体弱,时常生病。有一次,高汝佳腿部不舒服,在深夜,高军平一人背着小孩进城看病。由于钱不够,医院拒收,无奈的她又背着小孩四处借钱。好在有一名开的士的退役军人免费来回接送,后又帮助办理入院手续,才解了她的燃眉之急。

 这还不是高军平最难应对的事,小孩孤独想爸爸时,才是她最伤心无奈之时。有一天,4岁的高汝佳看到同村的小孩都有爸爸相伴,大手拉小手,好生羡慕。

 伤心的高汝佳对着一棵大梧桐树,大声地呼喊:“爸爸,爸爸……你在哪里,我好想你呀,你快回来,你快回来,我要你带着我玩!”

 “当时,我还以为小孩在练声呢,后来听清楚后,才知道她想爸爸了。”尽管过去了一二十年,但高军平讲起当时的场景,她泣不成声,“没办法了,我只能给小孩说,爸爸是一名光荣的军人,为了保卫国家,他不能在家陪着我们了。”

 正是因为有了高军平默默的牺牲和奉献,高国亮才能安心边防,做好本职,屡创佳绩。16年中,他荣获嘉奖和被评为优秀士兵多次,荣立三等功三次。

 “这三枚军功章,有我的一半,也有军平的一半。”满心愧疚的高国亮感慨,“没有她在家中任劳任怨,我哪能立功受奖啊!”

 

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